「坐捷运腿开开」是男权侵略?

最后编辑于 2020-05-28
260 27 451
「坐捷运腿开开」是男权侵略?

文/老派假文青

男性开腿(manspreading)是近几年的热门话题,女权主义者定「男人在交通工具上开腿」为罪,视为父权对社会的侵略。

前几日,一名俄罗斯法律系女学生Anna Dovgalyu,以行动表明对「男性开腿霸权」的不满,她準备了浓度1:5的漂白水,目标物为地铁上的随机开腿男子,她朝他们下体泼溅漂白水,这支影片在网路大肆流传。

这个夸张的行径成功掀起讨论,许多人争论着男性开腿是否为罪,回到台湾,性暴力防治倡议者、跨性别女性主义者吴馨恩,也曾撰文驳斥过男性开腿。

「根据心理研究分析,男性开腿或任何展开式的身体动作,都反映行为者的自信状态,然而父权社会中男性更容易对自己感到自信,甚至还更可能产生自大、自以为是与自我中心等问题。若从社会分析来说,男性开腿也关乎人们对周遭的敏感度,女性因为社会压力与人身安全问题,更容易对环境自我压抑与感到不安,也更被要求不要侵扰到别人。」--吴馨恩〈问题不只是男性开腿,是男权扩张的纵容〉

对于这个议题,笔者认为出发点是好的,「在大众运输工具上注意开腿的幅度」是本意,希望人们彼此尊重,不要佔用空间,但已矫枉过正成性别争霸。

以「男性开腿」的名称而言,便是仇男立场的预设,虽然开腿者以为男性为主,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可发现女性长辈开腿坐,或是拎着会占用空间的大包包、大篮子,就使用空间本质,男女都会影响到旁人,这是「尊重包容」的问题,而非男女之间的战争,在拥挤的密闭空间中,每个人都得为其他人多思考一些。

另外一个争论点,空旷无人的时候是否可以开腿坐呢?

我认为可以,因为在没有妨碍他人空间的前提下,坐姿是人类的一种自由;我反对有碍观瞻的观点,认为若是人人可以选择喜爱的衣服,不论剪裁多寡、裤子长短,那为何不能开腿而坐呢?

吴馨恩写道:「男性开腿本身对于营造性别平权、妇幼安全环境就具有伤害性,它会造成许多女性的心理及物理压力,包含身体界限被侵犯、公共空间被压缩等性别压迫问题」,笔者认为这有些矫枉过正,给予男性过多的标记,如同性骚扰事件中女性驳斥着:「儘管我裤子很短、衣服很露,不代表你拥有侵略的权力」,男性在空旷时开腿坐只是种自由,不代表要骚扰女性或是侵略环境,人人都该备有危机意识保护自己,但无需产生不必要的恐慌。

「男性要开腿,确实应该先看看会不会干扰别人。女生不会碰到这问题,因为这社会一直到现在都还有许多人认为:如果你是女的,打从一开始就不该开腿,不然很难看。照康乃尔大学哲学家曼尼(Kate Manne)的说法,这就是父权的展现:社会武断地营造了女性该有的样子去管教女性。

假设开腿会佔用公共空间,那不管谁开腿都不好。性开腿现象彰显的不公平之处,并不是在表面男性开腿比女性多的层次,而是在理由层次:这个社会预设了一些烂理由,去阻止女性在不妨碍人的情况下採取舒服的坐姿。」--朱家安〈问题不是男性开腿,是女性为何不开腿?〉

总结以上,笔者认为「开腿」行为本身影响旁人,但已矫枉过正沦为性别战争,其实大家的出发点都是愿社会更有包容与尊重,男与女都需要更加注意!

【来老派假文青的粉丝页点讚~里面给你更多温度♡】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